2014-07-05 (Sat)

 

Covenant With the Vampire 60:A Reason to Live




 

「賽爾哥哥...」

 

 

「拿去吧!」忍住疼痛,他這麼對維塔斯說著。

 

 

 

「... ...」相較於艾爾文一付意料之中的表情,維塔斯顯然受到了衝擊。

 

 

他默默伸手接過封印,心下不解。

 

 

關於克洛弗特一族被殺事件,他知道的很清楚;

賽爾菲特對人類百番維護、收養了人類女孩的事他也相當瞭解。

 

 

但他原以為那只是對寵物的感情-----就像人類養寵物一樣,

再怎麼愛自己的寵物,也不會為此做出如此犧牲。

 

 

『若早知道這女孩對他有那麼重要,就不用拖延到現在了。』

 

 

『不過...或許這是好機會。』

 

 

『雖然還年輕,我相信他的力量絕對不會低於你; 太小看他的話,

你可是會嘗到苦頭的。』

 

 

『即使對血族來說,這個傷勢也不會馬上回復,既然這樣,不如趁現在... ...』

 

 

這麼想著的他,理所當然的往前踏出一步。

 

 

『果然會是這樣...』對維塔斯的舉動他並不意外,

腹部的傷勢讓他現在還不能靈活行動,不過...

 

 

 

 

「呵...」

 

 

「還不死心嗎?沒用的,現在的你也只能進行這種程度的攻擊!」

 

 

「身為一族之長,垂死的掙扎太難看了。」

 

 

賽爾並未對他做任何回應,只是持續著攻擊。

『沒錯,這看起來的確是垂死掙扎... ...』

 

 

『雖然這點程度的傷不用多久就可以回復,

但是將封印取出來、體內所受到的衝擊不是短期間能回復的,再說... ...』

 

 

『距離還太遠。』

 

 

『要等維塔斯再靠近一點、到他身邊的時候...

用"那個"的話,就算不能一擊打倒他,至少也能讓他受到重傷。』

 

 

『------只是...使用"它"的話... ...』

 

 

在他這念頭一轉之際,維塔斯再度往前進了一步。

 

 

「!」突然,他察覺到有些不對。

 

 

在千鈞一髮之際他避開了從後方突如其來的攻擊。

 

 

「法柯爾侯爵!你在幹什麼!」

 

 

 

攻擊他的正是艾爾文:「我不能讓你這麼做。」

 

 

「你幫我們奪取封印,如果克洛弗特活下去的話,你與你的家族都會受到處份!」

 

 

「那又如何?」他放開優緒,道:「我本來就什麼都不在乎了。」

 

 

「你----!」

 

 

『要連他一起打倒嗎?』

 

 

『可是如果要一邊躲開他的攻擊、一邊提防克洛弗特...!!!』

 

 

 

正當他這麼想的時候,從背後來了攻擊。

 

 

「什麼!!?」

 

 

「唔...」

 

 

『可惡!這一擊的力量比之前還要強勁!』

 

 

『雖然這傢伙受了傷,但是他的攻擊若不是自己即時施展了防禦魔法... ...』

 

 

『法柯爾的攻擊對我來說不足已致命... ...』

 

 

『雖然克洛弗特此時有傷在身,不過他依然危險,而且這個機會... ...』

 

 

在那一瞬間,他已有了定論。

 

 

『就算承受法柯爾的攻擊,也要先殺了克洛弗特!』

 

 

心意已決的維塔斯,完全捨棄防禦使出全力一擊。

 

 

看出他這一招盡了全力,賽爾心道:『如果避開的話會喪失使用"那個"的時機...』

 

 

『只能硬接下了,但是...這樣一來自己還有使用"那個"的體力嗎?』

 

 

 

 

 

 

 

 

「什...!」艾爾文突如其來的舉動讓維塔斯愣了一下。

 

 

 

就在這一瞬間,艾爾文伸出右手,緊緊抓住維塔斯的手。

 

 

他所流出的血如同有意識一般,依附上了維塔斯的手腕------隨著鮮血的所到之處立即受到侵蝕。

 

 

「可惡!!」維塔斯急忙震開他的右手。

 

 

但就在同時,艾爾文的左手已按住他的胸前------

 

 

取得先制的艾爾文,已使用左手發動了攻擊。

 

 

這一擊著實打中了他。

 

 

而維塔斯也終於掙脫了,向後飛躍的他同時反擊。

 

 

「艾爾文!」賽爾扶住因受到維塔斯的攻擊而向後倒的艾爾文。

 

 

 

 會了避免維塔斯再對受重傷的艾爾文進行攻擊,他連忙攻擊對方拉開距離。

 

 

即使雙方實力有一段差距,但畢竟是至近距離的攻擊,

艾爾文的攻擊還是讓他受到了傷害。

 

 

『沒想到法柯爾居然會用自己的血來攻擊!這傢伙簡直是瘋了!!!』

 

 

『不過那傷勢...大概也活不下去了吧!』

 

 

往賽爾菲特描了一眼,他的傷口正在縮小。

 

 

他心下暗忖:『原本這是大好的機會,但是...在自己也已受傷的現在------

當務之急還是先把封印送回去吧!』

 

 

 

 

 

賽爾扶住受到強烈攻擊而暫時失去意識的艾爾文。

 

 

「艾爾文!」由於失去意識,艾爾文施在優緒身上的束縛魔法也得以解開,

目睹這一切、終於能動彈的優緒急忙跑了過來。

 

 

「艾爾文!」

 

 

終於睜開眼睛的他,第一句話卻是:「唉啊啊!看來...我是不行了。」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誰叫我和那傢伙實力相差這麼大,不這樣我哪裡打得到他?」

 

 

此時優緒也來到他身邊,雖然他剛剛才拿自己的生命威脅賽爾,

但看到他現在的傷勢,她仍然忍不住掉下淚來。

 

 

「真是抱歉啊!小妹妹,」即使傷重,他還是不改輕挑的語氣:「嚇到妳了吧!」

 

 

「不、我不要緊。」

 

 

「...現在還來得及,喝我的血吧!」突然,賽爾這麼說著。

------ 同族之間一般禁止彼此飲用鮮血,為了不讓自己的力量被其他人奪去。

 

 

雖然自己身上也有傷,此舉會加速體力消耗、可是,現在這是救他的唯一方式。

 

 

「呵,」艾爾文輕笑道:「到現在還想瞞著我嗎?」

 

 

「你... ...」

 

 

「你知道我不會想喝下那傢伙的血------雷納塔斯...曾經把血液給過你吧!」

 

 

「耶?」對於他這句話雖然優緒感到不解,但並沒有問出口來。

 

 

賽爾苦笑:「果然是瞞不過你。」

 

 

「我...即使是死!也不想受那傢伙的恩惠。」

 

 

「艾爾文...」

 

 

「呵...雖然那時候你救了我,但這麼多年以來,

我從來沒有一天放下心中對雷納塔斯的憎恨... ...」

 

 

「如果那時候,你不要救我就好了,」再次重覆之前曾經對他說過的話,

艾爾文苦笑道:「兩百多年以來,每一天...都在憎恨...無力復仇的心境下渡過。」

 

 

「我...」賽爾道:「希望你能活下去,我以為即使以憎恨做為動力也沒關係...」

 

 

就算以憎恨陛下為動力而活,或許有一天你能找到讓自己活下去的全新目標。

 

 

「現在的你是不會明白的...這種感情... ...在失去她的那時起,我也失去了所有的一切----

希望以及未來,唯一的目標就只剩下向雷納塔斯復仇而已。」

 

 

「... ...」

 

 

「而且就算你現在救了我又能如何?」他笑道:「我成了背叛者,

無論如何之後你也得將我"處置"。」

 

 

「...你從一開始,就打算自殺嗎?」

 

 

「我不想欠你...這條命是你救的,現在還給你不就誰也不欠誰了嗎?」

 

 

------兩百多年前------

 

 

 

「呼呼...」體力耗盡的他連站也站不穩,跪倒在地喘著氣。

 

 

「居然敢對我動手,到是挺有膽子。」

 

 

力氣耗盡的他連回答的力氣都沒有,只是以充滿恨意的眼光望著他。

 

 

在得知心愛的克莉絲汀被雷納塔斯"點名"後,一切已經太晚----

不,就算提早知道了那又如何?一旦被點到名的貴族都必須死。

 

 

可是...就算知道是送死,他還是沒辦法放下滿腔的恨意,

隻身進入王城,對雷納塔斯發動了攻擊。

 

 

「呵呵...真是好眼神啊!我就讓你如願,和你的家人團聚吧!」

 

 

『呵...終於可以和...妳團聚了啊...』正這麼想的時候,一旁傳來了少年的聲音。

 

 

「請您等一下。」開口說話的是隨侍在雷納塔斯身旁的少年。

 

 

『那是... ...克洛弗特家的...』

 

 

 

 

「我... ...」他感覺全身的力量愈來愈離他遠去,

說話漸漸困難起來:「我...我...並不後悔。」

 

 

------終於能從這一切解脫了、從兩百多年的憎恨與痛苦中。

 

 

「艾爾文...」

 

 

「賽爾,你...」

 

 

他只說了幾個字,接下來的聲音太過微弱,賽爾俯下身才能聽得清楚。

 

 

「!」對艾爾文的話他顯得不太明白,略為困惑的表情浮上臉。

 

 

艾爾文笑了笑,用微弱的聲音道:「你、你自己好、好、好好想想吧...」

 

 

「... ...」

 

 

他斷斷續續的道:「賽爾...到最後... ...我...只想知道一件事... ...」

 

 

「那傢伙...雷、雷納塔斯...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

 

 

「... ...」

 

 

「這、這樣大...大量殺...害同族,並引以為、為樂的...傢...伙,

為、為什...麼你又會這樣...維護著他?」

 

 

「... ...」

 

 

賽爾再度俯身,輕輕的在他耳邊說了一句話。

 

 

「!」

 

 

「居、居然...哇哈哈哈哈!」突然間,他大笑起來。

 

 

「艾、艾爾文?」優緒錯愕的看著他。

 

 

「這真真、真是太愚蠢了...」他繼續大笑:「沒意義啊...復仇這種事...哈哈哈... ...」

 

 

 

笑聲逐漸轉弱,然後就這麼停止了。

 

 

「艾爾文!!!!!!」

 

 

 

 

 

CONTINUE...

 

============================= 幕後閒扯 =============================

 

便當終於送出了!沒錯這原本是3X章的劇情...其實這便當應該是非常明顯了...

只是我中間一直在煩惱如果讓他拿便當的話,賽優路線的進展會很麻煩...

畢竟賽爾身邊除了艾爾文外,其他好像沒能提供意見的角色...

需要一個敏銳同時也會提出建言的角色,雖然伊曼也勉強可以,

但這兩人算是主從關係,很難讓他對賽爾做出啥建言( ̄ー ̄;

不過反正現在也沒差了... ...

 

最後那張流星完全是意外!玩模二以來第一次看見流星啊啊啊啊!

而且是不小心動到滑鼠剛好轉到天空,居然就看到了流星!

原本最後一張的構圖是其他的,不過看到時覺得很合適就用上了!

 

沒修前原圖是這樣(第一次看到當然要留念!):

 

這一章難拍到我想撞牆,動作方面將就吧!模二也只能這樣了...

動作戲我完全不擅長啊!!!愛情動作戲的話到是有幾分把握

別說動作了,台詞和劇本對我這文筆力0的我來說簡直如登天一樣o(;△;)o

 

P圖更是可以說讓我吐血,本章修圖步驟:

特寫部份修手指>調色(夜晚色)>T濾>P上血的效果>動態特效>魔法特效>集中線

( ̄ー ̄;

更別提前置步驟要先P破掉的衣服兩套...

 

本章也是到目前為止最長的一章吧~一共134張,基本上當兩章節來拍都足足有餘...

但最後還是選擇一次拍完,因為可以省去一集的封面...|||

下集算是為這一事件收尾吧!然後下一個事件...之前太拖延、現在節奏好像又太快了...

唉!自己動手拍才發現劇本真難QQ

 

60章真的是拍到快棄坑(嚴肅的說)真的很累...整整三週晚上都在拍,

其他事基本上都先放下,會這麼拼的原因是只要步調一放慢我就會棄坑...

因為這章拍的真的太痛苦也太累了Q^Q

最糟糕的是我不知道如何用文字取代不然早就用文字述說帶過了

真的很累很累...我很討厭拍動作場面(根本沒有適合的動作盒可以用...)

很多場面雖然腦內有構圖,但沒適合的動作來完成...在電腦銀幕前一直盯著想,

整個背痛得要死;右手也因滑鼠握過久痛到不行,

拍攝期間一直想反正模二早就冷爆了,大概現在只有四、五個人固定在看,

我幹麻這麼給自己找麻煩...

後來一直給自己打氣、催眠自己,想想這個故事也拍了4年多了,

一路有耐心陪伴下來的少數讀者們...而且每章還有同好固定留言給我打氣,

(雖然速度超龜但別拋棄我啊^^|||)

對作者來說這些真的是支持拍攝下去的動力支柱啊...

 

61章...終於可以鬆口氣回復原本的步調了... ...

我到底哪時可以用上愛情動作戲的動作盒而不是整天在找動作戲用盒啊...

| Covenant With the Vampire | COM(10)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