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17 (Sat)

 

Covenant With the Vampire 57:血族恐懼之夜


 

 

這是她從未遭遇過的狀況,被艾爾文的樣子嚇到的優緒,不由得往後退。

 

 

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混亂以及驚嚇過度的腦袋無法思考。

 

 

「呵呵呵呵...」好一陣子後,艾爾文的笑聲才逐漸停歇,

這時候才稍微能反應過來的優緒,唯一能想到的是----

 

 

「那、那個...我想我還是先回去好了。」

 

 

別那麼著急,他露出一抹詭異的微笑:「妳剛剛不是問了問題嗎?」

 

 

一股奇妙的氣氛籠罩全場,就算她再遲鈍也感覺到不對勁:

「我、我覺得還是改天好了。」

 

 

「不用客氣,順便------招待妳去個特別的地方吧!」

 

 

就在說話的當下,一陣光包圍住他們。

 

 

「咦!?這、這是什麼!?」她的身體無法動彈。

 

 

「別亂動啊!不然可不知道會跳到哪裡去。」

 

 

 

 

 

 

 

 

 

 

他放開了她的手,道:「到了。」

 

 

「這、這裡是?」這一切發生的太快,她的思考能力無法跟上。

 

 

「血族的城內----小妹妹不是一直很好奇嗎?」

 

 

 

 

放眼望去,就如同電影和小說中所出現的一樣,是破舊、死寂的城堡。

 

 

「這裡是處於人界與魔界交界處的異空間----大部份貴族的城都存在於這個空間;

這座城...很符合人類心中、吸血鬼所居住的死寂之城對吧?」

 

 

「呃?嗯...」

 

 

 

輕輕撫摸著一旁的欄杆,長長的嘆息之後,他才道:

「但是啊!在兩百多年以前,這裡可曾經是開滿花的美麗庭園呢!」

 

 

「在小妹妹心中,認為吸血鬼應該是過著怎樣的生活呢?」

雖然對著她發問,但比起尋問,到更像是自問自答:

「我們其實也是過著一般的生活啊------在那個傢伙出現之前!」

 

 

「... ...」對於艾爾文反常的表現,優緒不知如何以對,只好選擇沉默。

 

 

「溫柔...居然說那傢伙溫柔... ...呵呵,」艾爾文冷笑:「就讓我來告訴妳吧!」

 

 

「訂立下六戒之後,血族持續了一段平穩的時光,雖然說是平穩,

和狼族之間的大大小小戰爭一直不曾間斷過。」

 

 

『狼族?』她不太明白,不過此時的氣氛讓她沒有問出來,心下卻充滿疑竇:

「戰爭?但布萊恩曾經說過狼族是吸血鬼的僕人...」

 

 

「那是多久之前呢...大概是一千多年以前吧!那時我還沒有出生,

這部份是從我的父母口中所得知的。」

 

 

「賽爾有告訴過妳嗎?那傢伙...王是怎麼即位的?」

 

 

「耶?賽爾哥哥只說過,上任的王是他父親,所以是他父親傳給他的吧!」

 

 

不明白他所指為何,她想到之前賽爾曾經對她說過的話----

『...當時的血族之王,是陛下的父親。』

 

 

「等等!」

 

 

當時她很自然的認為就是所謂的父傳子,可是...

 

 

『血族的王並不是傳承式,王死去後,七大家族之間彼此競爭,

選出一位最具實力者成為新任的王。』

 

 

「呵,也對,他當然不會讓妳知道。」望著一片荒蕪的庭園景色,艾爾文續道:

「前任的王相當喜歡熱鬧,當夜晚來臨時,王城內總是舉行著盛大的宴會。」

 

 

「特雷克----也就是前任的王,艾塞克斯一族之長;和其他少子的貴族不同,

他擁有相當多的子嗣,大概有十來個吧!有些個性怪異的傢伙不太露臉,

名字到也沒全部記住...總之,對生育力不及人類的我們來說,

這可是相當難得的事呢!當時他們一族大半部份都居住在王城。」

 

 

「那一夜所發生的事,改變了整個血族的一切;」眼光再度移向遠處,他續道:

「和往常一樣的宴會,其他家族受邀的族人也不少,整個城內大概有數千族人吧!」

 

 

優緒靜靜的聽著,或許是因為對這發生的一切無法反應過來,

也或許是感受到了沉重的氣氛。

 

 

「一共數千名族人啊!」一字一句,他清楚的說道:

「在那一夜,全被殺了------被雷納塔斯一個人。」

 

 

「...耶?」一時之間,她尚不能理解這句話的意思。

 

 

艾爾文再度道:「那傢伙...殺掉了他全族的人,包括他的父親與兄弟姐妹們。」

 

 

「你...你在說什麼!?」此時的她才漸漸了解到他說了些什麼。

 

 

沒有回應她這句話,艾爾文續道:「沒有人知道他為了什麼、以及到底是如何辦到的,

總而言之,那傢伙因此而坐上了寶座。」

 

 

「當然,其他族人不會容許犯下了"弒親"之罪的雷納塔斯就這樣即位,

更何況當時被邀請至宴會中,為數眾多的賓客是其他家族的人。」

 

「之後,當時勢力最大的寇帝斯一族連合了艾塞克斯一族餘眾,

向雷納塔斯發動了攻擊。」

 

那時其他五大家族參與這場戰事的也不少,除了族人被殺的憤慨外,

也有些是為了爭奪下一任王的王位,對方只有一人,這場戰爭充其量的只是動刑與提前卡位罷了!

 

 

「的確,這場討伐戰的陣容之大,大家都認為勝券在握,

沒有任何人想到最終以敗北為收場。」

 

 

「什麼?」

 

 

「沒錯,那傢伙...明明只有一個人,卻還是取得勝利了。」

 

 

「而參與這場討伐戰的族人,被視為叛亂份子,全部被雷納塔斯殺了。

主導這場戰役的寇帝斯家族,除了已發瘋的亞爾弗雷特逃過一劫外,全族都被處死。」

(*第八章有提過~四年前的事

 

 

「... ...」

『即使我不是血族成員,在天界的時候,我也聽聞過雷納塔斯的"事蹟",

無庸至疑的,他是例代最強的王。』

 

 

回想起來,之前伊曼所說的就是這個意思嗎?

 

 

握緊拳頭,他怒道:「那傢伙太強大了!」

 

 

艾爾文咬牙切齒:「因此就算大家再怎麼不滿,也只能忍耐。」

 

 

「可是那時大家並不知道,這一切只是個開始!」

 

 

「"讓血族恐懼的夜晚"。」

 

 

「咦?」

 

 

「我們是這麼稱呼那段歲月的;從那時候起,將近千年的時間,

所有的族人都處於恐懼之中...恐懼遭受到"點名"。」

 

 

「點名?」明明是個很普通的字眼,但由此時的艾爾文所說出口,

卻讓人有種陰森森的感覺。

 

 

「每天晚上,雷納塔斯都會指名一至數名族人進入王城,

而進去之後的族人從來沒出來過。」

 

 

「!」

 

 

 

「被點名的族人,在城內被施以各種殘酷凌虐,受盡痛苦而死,

這恐怖而瘋狂的殺戮一直持續下去,沒有人知道為什麼他要這麼做。」

 

 

「彷彿這是他的興趣一般,享受著虐殺的樂趣。」

 

 

「騙、騙人的吧?」 恐懼讓她不禁往後退了一步。

 

 

「我沒有騙妳,不相信的話,妳大可去問伊曼或是瑟琳娜,而且... ...」

 

 

「我的家人也是...」他以充滿恨意的語氣說著:「被那傢伙點到名的成員之一;

為此,我絕對不會原諒他!」

 

 

「你、你在說什麼!?」

 

 

「怎麼會...不可能的吧!可、可是這樣的話----」

 

 

『他是個溫柔的人。』

 

 

「為什麼?為什麼賽爾哥哥會這樣說?」

 

 

「我不相信!這種事、這種事! 」

 

 

相較於激動的她,艾爾文的表情顯得異常冷漠:「這是事實。」

 

 

「我絕對不信!我、我要去問賽爾哥哥!快讓我回去!」

 

 

「很遺憾,小妹妹妳得在這邊多待一會了。」

 

 

「我才不要!」

 

 

「這恐怕由不得妳。」

 

 

「耶?你、你想幹什麼?」

 

 

「剛剛不是說過了嗎?」露出一抹詭異微笑:「想留小妹妹下來吃晚餐啊!」

 

 

 

 

CONTINUE...

 

============================= 幕後閒扯 =============================

 

挺長的一章( ̄ー ̄;也相當的沉重

雖然艾爾文戲份沒有很多,但到底是個重要的角色(尤其對之後的發展...)

所以決定不砍張數!

 

接下來是拉致監禁劇情耶!沒想到這個故事我也能拍到拉致監禁vvv(方向誤)

優緒,難道賽爾哥哥沒告訴妳不能隨便和不認識的叔叔走嗎?vvv

(優緒:艾爾文又不是不認識的人=.=|||)

 

前任王和拉德利克以及寇帝斯家族的一些爭奪王位事件在這邊先不提,

一口氣寫太多會混亂掉吧!

反正至少是60章以後的事,這部份只要大略提一下就好

 

至於關於王的部份,算是之後的一個發展重點吧!

不管是身為賽爾的家人或是情人(笑)這部份是優緒必經之路...

 

另外本故事在很早以前就說過(4年前...),依背景成長身份地位等等問題,

每一個角色都要一樣純真善良我會受不了(至少不是我的風格)

所以前面就說過啊!高道德標準的不要看下去比較好~

 

| Covenant With the Vampire | COM(4)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