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12 (Thu)

 

Covenant With the Vampire 49:DreamIII

 

(*本集內引用不少網路上的吸血鬼資料,這些在很多地方都有看到...來源不可考,

也因此無法附上正確的出處來源,如轉載有所不妥或是知道出自哪,還請告知U_U)


 

 

 

 

今天下午的話題迴繞在她腦中,揮之不去:「夢想啊...」

 

 

納絲卡的話言猶在耳:『畢竟長大了,總是要顧及現實,

不能一直沉勁在自己的美夢中。』

 

 

之前從沒想過這個,現在腦中卻完全被這個問題佔據了:「夢想與現實...」

 

 

「大家都因為現實放棄了自己的夢想嗎...」

 

 

「唉...真是困難的問題...」

 

 

不經意抬起頭來,窗外的燈光引起她的注意:「... ...咦?那個是... ...」

 

 

 

 

 

賽爾菲特望著窗外星空,和平常的他不同,表情顯得相當沉重。

 

 

「賽爾哥哥?」

 

 

「原來你在家啊?」優緒感到意外:「這個時間你通常不在家的啊...」

晚上10點-----一般來說正是賽爾菲特在族內處理族務的時候。

 

 

「優緒?」看見她走進來,他放下手中的杯子,道:「...抱歉,我沒想到妳還沒有睡。」

 

 

------一直以來他總是盡量避免讓她撞見自己攝取血液的場合。

 

 

「呃...沒關係啦!」雖然對血的味道總是不太適應,不過住一起這麼久了,

多少也是有些免疫力了。

 

 

賽爾微微苦笑,道:「病才剛好怎麼不早點睡呢?

這麼晚還不睡嗎?小心明天早上爬不起來。」

 

 

「我已經痊癒了啦!」她忍不住抗議道:「早上爬不起來是小時候的事啦!

現在的我才不會呢!再說10點才不算晚呢!」

 

------總是被賽爾菲特當做當年的小女孩這一點,讓她總有點不高興。

 

 

賽爾笑道:「是嗎?我怎麼感覺好像昨天一樣。」

 

 

「你又把我當小孩子,」優緒再度抗議:「我明年就十八歲了耶!」

 

 

走到他旁邊,優緒問道:「賽爾哥哥有...夢想嗎?」

 

 

「夢想?」對她突如其來的問題他有些疑惑。

 

 

「那、那個...因為今天和艾比她們聊到小時候的夢想... ...」

 

 

「那麼優緒的夢想是什麼?」

 

 

「這這這... ...」一聽他這麼問,優緒忍不住漲紅了臉,雙手亂搖:

「那、那是在說小時候的事啦!」

 

 

「既然這樣,」賽爾微笑的看著她:「那說來聽聽也無妨吧?」

 

 

「呃...那、那個是...」她紅著臉道:「穿著純白禮服,和心愛的人在教堂結婚。」

 

 

優緒一面說著一面偷看他的反應,見他始終微笑不語,

更加感覺到不好意思:「是小時候的夢想啦... ...」

 

 

「那麼優緒現在的夢想是什麼? 」依然保持著微笑,他繼續問著。

 

 

優緒嘟起嘴,抱怨道:「賽爾哥哥你好狡猾,明明是我先問你的。」

 

 

「呵,」賽爾笑道:「那好吧!我小時候,很喜歡看神話故事。」

 

 

「神話?」這個答案讓她出乎意料之外。

 

 

賽爾點點頭,道:「以前父親的藏書室內有著大量神話書籍,」

 

 

「我常常耗在那邊一整天,連白晝時也沒去睡覺,因此而被母親責罰。」

 

 

這讓她實在有點無法想像:「沒想到賽爾哥哥也有會挨罵的時候啊...」

 

 

賽爾笑道:「我又不是生下來就是這樣的,不過那真的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那,」優緒好奇的問道:「賽爾哥哥最喜歡什麼神話故事呢?」

 

 

「這個啊...大概和優緒所知的神話完全不同吧!」

 

 

「耶?」

 

 

「血族擁有自己的神話...雖然和天界以及惡魔的神話內容有些差異,

但大致上是相通的。」

 

 

她相當好奇:「什麼樣的神話呢?」

 

 

賽爾笑道:「故事挺長的。」

 

 

「我~要~聽~嘛!」她想多了解有關他的事。

 

 

賽爾嘆了一口氣,道:「妳還是一樣好奇心強烈。」

 

 

他走向一旁的桌子,拉開椅子,對她道:「還是坐下來說吧!」

 

 

優緒點點頭,走到他對面坐下;然後他開始述說那古老的神話故事------

 

*這段又臭又長的可以跳過...只是單純把世界觀做個整理+為想挖的新坑順便寫設定...b

其實大部份是以前寫奇幻故事時的自創劇本設定,翻出來整理一下... ...

簡單說就是自High~但是某部份設定也可能會用到一點就是... ...

 

千億年以前,我們所居住的世界還不存在,一切都在虛無之中。

 

之後,自虛無之中誕生了Yggdrasill,祂無所不能,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存在。

 

Yggdrasill創造出生下了三位完美無缺的全能神祇------

掌管生命與創造的創母神、掌管知識與智慧的智慧之神,

以及掌管萬物法則的法治之神。

 

這三位神祇創造了這個宇宙的一切----創母神賜與萬物生命、

智慧之神賜與這些生命智慧,法治之神則制定了世界規章。

 

三位神祇成為世界的支柱,並創造出因果律------萬物之命運皆記載於此之上。

接著Yggdrasill又創造了無數神祇,來輔助三位太古之神。

 

創母神所創造出的生命有光明也有黑暗,祂賜與光明之生物祝福,

而黑暗的生物則被打落地獄深處,禁止進入地上。

 

智慧之神無法接受這種作法,因而與其他兩位神祇決裂,墮入地獄、

成為地獄之主,跟隨他一起墮入地獄的還有其他六位神祇以及其眷族,

他們後來被人們稱為惡魔或是闇之眷族。

 

天與地展開了漫長的戰爭,這被稱為第一次天地之戰----

戰爭的最末,七位魔神被打敗了,但他們留下了自己魂魄的一部份,

作為往後與天界作戰時的籌碼。

 

而創母神也因力量過度消耗,陷入了長久的睡眠。

 

留在天界的諸神,繼承了母神的意志,自此之後與惡魔們勢不兩立,

雙方進行著永無止盡的爭鬥。

 

神代末期,第二次天與地之戰過度破壞世界,為了維護宇宙的秩序平衡,

法治之神啟動了因果淨化,終結了神代,

居於至高天以及魔域的神與魔,全數遭到毀滅。

 

這場戰事所造成的破壞是全面的,在創母神長眠、

以及失去智慧之神的狀況下,無法修復遭受到破壞的部份,宇宙間開始出現了裂痕。

 

開始崩毀的世界,在第四位全能之神----奇蹟的誕生下被阻止了,

祂遞補了創母神以及智慧之神,以祂的力量支撐起整個世界。

 

從那之後,被遺留在世界上的,只是比較弱小的神與魔,

但即使如此,雙方還是勢不兩立。

 

這些遺留下來的眷族,離開了天界與魔界,開始在地上互相爭奪領導權。

 

我族的祖先就是這樣而來的----我們稱之為始祖,也稱為祖王,

他是從魔界脫出、第一代到達這個世界的Antediluvian級(*)血族。

 

神與魔----永無止盡的爭鬥著。

據說,遙久的未來,神代將再度復甦,那時就是Ragnarök的來臨。

 

 

聽完這段她從未聽過的"神話",讓她睜大眼睛:

「那麼賽爾哥哥,對血族來說,所謂的"神"就是那個墮落的智慧之神嗎? 」

 

 

「算是吧!不過,那是千百億年以前的事,現在的血族侍奉對象,

被我們稱之為"血族的守護神--菲依洛特",據說祂是活了幾億年的傳說吸血鬼。」

 

 

「數、數億年?這個數字讓她張口結舌。」

 

 

「呵,」賽爾輕笑:「那也只是個虛幻不實的傳說罷了,雖說血族是不死族,

但可沒見過活了這麼久的同族... ...連身為祖王----Antediluvian,也只是存活數萬年的存在。」

 

 

「好奇妙的神話啊...」她喃喃自語。

 

 

「所以才說是"神話";」賽爾笑道:「小的時候看著神代神與魔神的各種傳說故事,

還到真有些憧憬,夢想著有昭一日能一賭其真面目。」

 

 

「----我小時候的夢想就是,」他笑著道:「想親眼見識至高神族以及魔神

是不是如傳說中一樣擁有能輕易毀滅星星的能力、

想親眼見見Yggdrasill是不是如傳說中一樣那麼美麗,

也想見見三位全能之神,以及是不是真的有活了數億年之久的血族守護神;」

 

 

「最重要的是,想要看看是不是真的有"奇蹟"的存在;

說到這裡,他的眼神中閃爍著一絲光芒:

據說奇蹟之神是唯一會降臨在下界生物面前的太古創造神。」

 

 

「祂是為位隨心所欲的神祇,集美麗、智慧於一身,

只要用強烈的心願與意志向祂祈求,祂可能會降臨在任何地方、任何狀況下------」

 

 

得到祂祝福的人們能實現心願,因此祂也別名為願望之神或是祝福之神。

 

 

「嘻嘻,」優緒笑道:「沒想到賽爾哥哥也有這麼天真的時候。」

 

 

賽爾微微一笑:「現在想來當時的自己還真的是有點可笑。」

 

 

「賽爾哥哥小時候啊...」優緒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吧...」

 

 

「是啊...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回憶了...」述說往事的他,眼神中透出一股純真。

 

 

「賽爾哥哥...」她從來沒有看過他這種表情。

 

 

「那時候...賽蕾娜也總是常常要我讀神話給她聽... ...」

 

 

『賽爾哥哥的妹妹... ...』擔心又勾起他失去妹妹的回憶,

她馬上岔開話題:「那,賽爾哥哥,你現在還想見祂們嗎?」

 

 

「怎麼可能,」他輕笑道:「那只是小時候的幻想------不切實際的夢想,

長大了,自然就不相信這些神話了。」

 

 

聽他這麼說,優緒心情低落起來,心想:「... ...小時候的夢想不切實際嗎... ...

可是其實... ...我...現在還是...想當新娘子------穿著白色婚紗的美麗新娘。」

 

 

「所以我...還沒長大嗎...因為我的夢想一直沒改變... ...」

 

 

從回憶中回過神,他微笑著對她說:「好了,故事說完了,該去睡覺了吧?」

 

 

優緒撇過頭,不悅的抗議:「我又不是需要床邊故事的小孩子。」

 

 

「那真是失禮了,」賽爾道:「不過轉眼間,優緒也長這麼大了啊...」

 

 

「才不是轉眼呢!」優緒抗議:「都已經過了六年啦!」

 

 

「六年... ...」他微微低下頭,道:「對人類來說,不算短的時間...可是... ...

我不太懂人類那種太過細微的時間...」

 

 

對他的反應不解:「賽爾哥哥...?」

 

 

站起身來,他道:「因為,」

 

 

「人類和我們對時間的感覺差距太大了。」

 

 

「...血族對時間的感覺不一樣嗎?」

 

 

「沒錯,」

 

 

一面在酒杯內倒入白酒,賽爾一面道:「對我們來說,十年或是二十年,沒有任何差別。」

 

 

她低下頭來,這個問題她不是沒有想過,但是... ...

等自己老了之後,賽爾哥哥也還是和現在一樣吧... ...

不,不用等太久,再過個十年二十年...她的外貌就已經比他更為年長。

 

 

注意到她失落的樣子,賽爾緩緩的道:「但是,長生也不一定是好的。」

 

 

優緒對他這句話感到不解:「怎麼說?」

 

 

「有漫長的時間、強大的力量去完成所有想做的事,

當再也沒有事情能讓我們感到有追求的欲望時,大概只剩下消失是最後的結局了吧...」

 

 

看著他孤寂的側臉,優緒道:「賽爾哥哥,你也會...這樣嗎?」

 

 

「優緒,」恢復一慣的笑容,他笑著對她說:「我還沒有那麼老,

兩百多年對人類來說是很長的時間,但是在血族成員中,還算是太過年輕了。」

 

 

他拿起一旁的酒啜飲,停了一下才續道:「再說,我還有很多想做、必須完成的事。 」

 

 

「... ... ... ...」

 

 

看著她無精打采的模樣,賽爾轉移了部份話題:「不過,

Dhampir對時間的流逝感覺到是和人類一樣。」

 

 

「一樣?」

 

 

「對,所以很少有活得長久的Dhampir。」

 

 

「那為什麼?我記得賽爾哥哥你上次曾經說過,只要攝取足量的鮮血,

Dhampir也能擁有和血族一樣的力量啊!」

 

 

「因為時間------由於Dhampir對時間的流逝感覺和人類一樣。

一百年...對血族來說並不是太長久的時間,甚至是二、三百年都一樣;

試想以人類對時間的觀感來說,孤獨的渡過幾百年,在精神方面的壓迫性太過強烈了。」

 

 

「孤獨?」

 

 

賽爾以略帶沉重的表情道:「血族的六大戒(Six Traditions )之首------避世。」

 

 

這一連串的答案反而讓她加深了內心的疑惑:「避世又是指???」

 

 

見優緒一臉疑惑,賽爾解釋道:「數千年以來血族以六戒為其律法,第一戒條就是"避世"----

是最重要也是整個戒律傳統的最高宗旨, 血族必須藏匿於人類社會中,

不得暴露身份,以免導致血族的危機,違反此傳統者會受到最嚴厲的處罰。」

 

 

「咦咦咦咦咦!?」優緒大吃一驚,忍不住站起身來:「那...賽爾哥哥你現在...?」

 

 

「妳不用擔心,望著大驚失色的她,賽爾微笑道:

的確很多遵從古律的族人因此不滿,但是六大戒律除了第三與第四戒之外,

其餘的早在陛下即位時已經全數遭受到廢棄。」

 

 

「原來是這樣啊...」她這才放下心來:「嚇死我了...咦?」

 

 

像是想到了什麼,優緒問道:

「現在血族內對賽爾哥哥做法不滿的守舊派,就是這一條戒律下的產物嗎?」

 

 

「可以這麼說,」低下頭,他苦笑道:

「畢竟數千年以來累積下來的觀念不是這麼容易改變的,所以也不能怪他們... ...」

 

 

「選擇以血族身份活下去的Dhampir...只能日復一日的用鮮血和生命作為自己的食品,」

站起身來,他續道:「目睹親人和朋友相繼死去...也因此就算是以血族身份活下來的Dhampir,

常常因為耐不住這股孤獨感,而導致精神失常,自我毀滅。」

 

 

「怎麼會... ...」

 

 

「所以,Dhampir真的是相當悲哀...」帶著哀傷的語氣,賽爾道:

「除非是經過完全轉化後的Dhampir,不然的話,很少有Dhampir能撐下去。」

 

 

「轉化?就是指...被吸血鬼咬嗎? 」

 

 

「算是吧...不過並不是被咬過之後就會變成血族,要經過一定的儀式才可以。」

 

 

「儀式是指...?」優緒更加不明白了。

 

 

「一般人類認為只要被血族吸食了鮮血之後,被吸食的人就會變成吸血鬼,其實不然;

被血族吸食過的人可能死亡,但是並不會變成吸血鬼。

如果我族打算令一名人類變成同族,必須將自己的血液給予對方、

被吸食者接受吸食者的血液,兩種血液融合才有可能變成血族的一員,

這個過程稱為“初次擁抱” (The Embrace)。」

 

 

「在初擁之後,被吸食者既變成吸食者的後裔,按照六戒,

我們不能隨意發展自己的後裔,而且必須為自己後裔的行為負責。」

 

 

「這、這樣啊...」突然間湧入太多她沒接觸過的資訊,讓她一時無法消化。

 

 

見優緒一臉困惑,賽爾微笑道:「這好像是我第一次和妳說這麼多族內的事呢!」

 

 

「是啊...」優緒表達不滿:「賽爾哥哥每次總是什麼都不肯告訴我。」

 

 

露出微微的苦笑,賽爾道:「畢竟...這是族內的事。」

 

 

「可是,」她抬起頭抗議:「賽爾哥哥之前也說過我們是家人啊!

這樣...好像把我當外人似的!」

 

 

「優緒...我並不是這個意思,只不過... ...」

 

 

「只不過?」

 

 

賽爾稍微移開目光:「我覺得這些話題對優緒來說還太早了。」

 

 

她低下頭,道:「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

 

 

「優緒... ...」

 

 

 

 

CONTINUE...

 

============================= 幕後閒扯 =============================

 

莫名奇妙、自High滿滿的一集^///^

一共蓋了三個新景,自High成份太多~尤其是封面的小賽爾XDD

可惜原本預定用的髮型沒有孩童版本,只好和Teen期的交換了

所以作者本人拍攝得挺高興的^^雖然製作期間也過長,

張數也是平常一集的一倍多以上,當初也有想過分兩集來拍,

但最後還是全弄在一集內了,資料與文字的整理修飾上到還是挺花時間的,

不過最花時間的還是莫名其妙、變來變去的光源上,打光變更困難了>_<

 

基本上個人不太喜歡某些電影被吸血鬼咬一口就變成吸血鬼的劇情設定,

這樣感覺和活屍類型無異嘛!=___=  還是經歷過The Embrace比較有感覺~

(如某知名的吸血鬼電影,在主角被轉化成吸血鬼的一段吸血畫面讓人不想歪也難啊)

 

小賽爾的夢想沒人能猜到吧!(天音:廢話!這啥鬼!)

小賽爾的夢想當初考慮了很多...想要強調出小賽爾與現在的賽爾心態差異,

因此想找個比較浪漫有幻想性一點的夢想;

可是我對小男孩(汗)的夢想一般比較常聽到的只有------

太空人~科學家~醫生~總統... ...怎麼想都沒有適合的啊!Orz

後來剛好在整理另外一個坑的資料(別問我為啥滾床坑會寫到神話資料...b),

就這樣突然有如被雷打到一般~開竅了XDDDDDDDD

這個夢想除了滿足童真的幻想&不切實際性,還可以自High一下,

同時也有很多方便之處(?)

 

某個部份賽爾的心態轉變或許也和我們一樣吧!小時候總是有天真的幻想,

年紀愈大愈實際...以前看過一個廣告,大意內容是說"年紀愈大夢想愈小"

最近自己到是愈來愈有這種感覺(嘆)該說現在的夢想就是平平凡凡,

只要人生順利沒失業有地方住+平安渡過就好(汗很大)

連我都不覺得自己有夢想了,所以2XX歲的賽爾根本沒有夢想可言算是很貼切吧!

 

為了讓劇情進展快一點,很多部份由賽爾直接對優緒說了,

某一種層面來說,這也算是兩人之間的一種變化吧!

 

下一集劇情部份會進一步說明為什麼小賽爾會嚮往奇蹟之神~

以及順便解說一下賽爾這麼繞口的名字由來(汗)

 

 

============================= 以下是長又催眠的血族設定 =============================

 

*順便附上網路上查尋來的吸血鬼資料:

(這在很多地方都有看到...來源不可考,如轉載有所不妥,還請告知U_U)

 

當初在做故事設定時,故事中的階級以這些為基礎劃分:

(這堆名詞有興趣的自行google一下吧~)

 

基本上祖王就相當於Antediluvian

王和六大家族之長則是Methuselah

高階貴族(例如艾爾文)是Elder*單以年齡論的話賽爾其實也是這一層級的...

低階貴族(被弓秒掉的沒名字女爵之類...b)是Ancilla

Boss的部下則是Anarch居多

其他出來被秒的小雜兵小混混(汗)都是Childe或是Neonate

 

至於神話中提到的某守護神... ...這部份先不多說了=.=|||

 

六戒部份:第一戒條:避世、第二戒條:領權、第三戒條:後裔

第四戒條:責任、第五戒條:客尊、第六戒條:殺親

基本上沒做什麼變動...


| Covenant With the Vampire | COM(6)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