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18 (Mon)

 

Covenant With the Vampire 43:Family  Part IV



 

 

 

一路上,一向話多的優緒卻完全沒開過口,兩人無言走在花園的走道上。

 

 

「怎麼了?」這次由賽爾先開了口:「從剛才起就什麼話也沒說,

真不像妳。」

 

 

相對於他輕鬆的態度,優緒完全輕鬆不起來:

「...瑟琳娜說的事,是真的嗎?」

 

 

「是真的;」賽爾點頭道:「本來族內守舊派的勢力就大於革新派,

多數族人對我不滿也是事實。」

 

 

「那、那樣的話,賽爾哥哥你怎麼還能這麼從容!?」

 

 

「那麼,我整天苦著張臉、愁眉不展,事情就會好轉嗎?」

 

 

「呃...這... ...可、可是!」

 

 

 

「陛下絕對還在世,」賽爾抬頭望著星空:「這一點我相當肯定。」

 

 

「但是...他都失蹤那麼久了... ...」

 

 

「我就是知道,這一點,我到是有十足的把握。」

 

 

「... ...。」

 

 

「優緒也是,別苦著一張臉了,還是笑容比較適合妳。」

 

 

優緒嘟起嘴:「賽爾哥哥真是看得開,如果是我,

一定沒辦法這麼泰然自若。」

 

 

這下換他苦笑了:「如果優緒哪天變成這樣,那反到換我擔心了。」

 

 

「唔... ...」

 

 

「好了,別想太多了,早點睡吧!不然明天上課遲到就不好了。」

 

 

「等、等一下,我還有件事今天非問不可!」

 

 

賽爾並沒有接話,只是靜靜的微笑看著她,等她發問。

 

 

「之前,聽賽爾哥哥提過,血族的王是你非常重要的人...那...」

優緒認真的看著他:「他是怎麼樣的人?」

 

 

對她的問題賽爾菲特有些訝異:「為什麼突然這麼問?」

 

 

「因為,賽爾哥哥說過他是你非常重要的人...所以我很好奇...」

她低下頭道:「而且剛剛瑟琳娜的話中也提到,他好像是個很可怕的人... ...」

 

 

「... ...」

 

 

「賽爾哥哥?」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終於開口:「我從來不覺得陛下可怕...

真要說的話,他是個相當孤獨的人。」

 

 

「孤獨?」

 

 

賽爾點點頭,露出些許哀傷的表情,道:

「陛下並沒有親人,因此一直是一個人... ...」

 

 

優緒不解:「就算前任王過逝了,那現在的...那一位王,

總會有媽媽、兄弟姊妹或是其他親人吧?」

 

 

「不,艾塞克斯家族只剩下陛下一個人了。」

 

 

「咦!?」

 

 

「在我暫住王城之前,那一位一直是一個人...近千年以來... ...」

 

 

優緒驚呼:「千、千年?

就算是不死族,但是近千年來一直一個人待在城堡內!?」

 

 

「沒錯。」賽爾嘆了一口氣,抬起頭來看著夜空:「獨自一個人久了,

性格難免會孤僻,但其實他是個很溫柔的人。」

 

 

而且他還背負著沉重無比的枷鎖----

 

 

「獨自一個人久了...性格難免會孤僻... ...」她喃喃自語的重覆了這句話。

 

 

 

『所以,那小子一直是那種態度...如果他一直是一個人的話... ...』

 

 

「家人...」她忍不住問道:「那,賽爾哥哥的親人呢?」

她想起收養她六年以來,賽爾菲特從未提起過自己的家族。

 

 

「... ...」

 

 

這一次,他再度沉默了好一陣子:「我的父親和母親以及...妹妹,

都在兩百多年前一場戰役中去世了。」

 

 

「賽爾哥哥的...妹妹?」她頭一次聽說他有個妹妹。

 

 

「賽蕾娜...這是她的名字,和優緒一樣,是個好奇心很重的孩子。」

帶著有些悲傷的表情,他這麼說著。

 

 

「...對不起,都是我擅自發問...」優緒低下頭,心中埋怨自己:

『不管是艾特那次、還是現在,為什麼自己總是那麼笨?』

 

 

「不,沒關係,」賽爾搖頭道:「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 ...」這句話再度讓他想到艾特...雖然他們的"很久",有著絕對的時間差。

 

 

『但是這種事對當事人來說,不管再多年還是會痛苦與不捨吧...』

 

 

「所以,現在賽爾哥哥也一樣沒有家人...一直是一個人... ...」

 

 

「不,」見優緒低下頭,滿臉愧疚的樣子,賽爾笑著道:「我已經有家人了,

從陛下收留我的那一刻起、從遇到伊曼、瑟琳娜、布萊恩的那一刻起,

以及------」

 

 

溫柔的看著她:「以及遇到優緒的那一刻起。」

 

 

「賽爾哥哥...」

 

 

「雖然我曾經失去過我的家人,不過在遇到你們的那時起,我再度擁有了家人。」

 

 

「再度...家族... ...」她猛然想起了希爾和海斯爺爺,

最近她一直想起他們的事,但是記憶總是斷斷續續的。

 

 

或許是因為從被賽爾收留以來,她一直過著備受呵護的優沃生活、

也或許是因為當時她年紀還小,所以一直沒有想過的問題------

 

 

那時,她在村莊裡遇見了賽爾菲特,然後似乎自己又...失去了意識...

再度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在一棟漂亮建築內的臥房裡。

 

 

而在一旁照顧她的正是賽爾。

 

 

 

賽爾問起她的父母,年幼的優緒照實回答了。

 

 

之後他就收留了她。

 

 

但是------希爾和海斯爺爺呢?這些年來她隱約覺得哪裡不對,

一想起來又有點昏眩感,所以每次疑問總是一閃而過。

 

當初她也沒有和他們告別就離開了...

 

 

他們也從來沒來探望過她。

 

 

『一直很依賴她的希爾,沒道理這樣做的啊...』

 

 

『而且...在村莊裡失去意識之後,醒過來卻已經是在那棟漂亮建築內的臥房裡。』

 

 

『這... ...完全說不通啊!』

 

 

『賽爾哥哥是在問過我的身世之後才收留我的,

那麼這樣也就說明他並沒有和海斯爺爺以及希爾見過面嗎?』

 

 

『那我又是怎麼到那棟豪宅內的呢?』

 

 

『希爾和海斯爺爺,不可能讓他一聲不响的就帶走我,那到底是--------?』

 

 

見她一直沉默不語,賽爾問道:「怎麼了?」

 

 

「賽爾哥哥...」她終於問出了她多年的疑問:

「希爾和海斯爺爺...為什麼一直都沒有來探望過我呢?」

 

 

「優緒?」

 

 

「賽爾哥哥當初收留我的時候,沒有和他們見過面嗎?

他們什麼也沒說嗎... ...」

 

 

「... ...」

 

 

難掩激動的情緒,優緒道:「回答我啊!」

 

 

「優緒,」賽爾嘆了一口氣,道:「當年我到奈...到那個村莊的時候,

就只看到妳一個人。」

 

 

「怎、怎麼可能!?發生了什麼事!!!?」

 

 

「... ...那場大火奪去了村莊所有人的性命,村莊已化為廢墟。」

 

 

「火災毀了村莊...?那... ...」她以顫抖的語氣問道:

「那...其他人...其他村民,海斯爺爺...希爾... ...他們...」

 

 

「... ...」他以沉重的語氣繼續說道:「那個村莊,根據調查...

妳是... ...唯一的生還者。」

 

 

「唯一的...生還者?」她不敢相信:『那希爾他...』

 

 

『所以希爾他已經... ...』

 

 

『對了!那個時候...聽到海斯爺爺的慘叫聲,然後她就和希爾分開了...

可是那之後又發生了什麼事?』

 

 

『... ... ... ... ... ... ...』

 

 

努力回想的她,眼前是一片的黑暗,以及------

 

 

 

 

再往下想下去,一陣強烈的暈眩往她襲來,她只覺眼前一片黑暗,再也支持不住。

 

 

賽爾菲特急忙接住倒下的她。

 

 

「優緒!?」

 

 

「優緒!!!!」

 

 

 

 

CONTINUE...

 

============================= 幕後閒扯 =============================

 

好長的一集啊Orz家族系列的最後一章~

總之還是很高興能趕上兩週更新一次^^;我開始擔心進度了... ...b

最近劇情算是比較有進展(天音:最近?妳難道不覺得太慢了點嗎...= =b)

現在比較煩惱45-47章部份好像劇情進展的有點快...希望不要有太倉促的感覺... ...

 

再來感謝某a幫我解決了髮型的問題...用過Raon家髮的一定知道,

她家的髮只要小人一轉頭就會悲劇掉Orz

現在問題解決了,以後能拍的角度更多一點、希望畫面的效果能再好一點... ...

 

拍回憶畫面時其實挺High的( ̄ー ̄;

雖然並不好拍...我覺得要拍床上的動作很難(此床上非彼床上XDD|||)

這類動作盒子少,而且模二的棉被是一大問題...

不過能拍到小優緒和賽爾的互動覺得很有趣=w=辛苦是值得的vv

 

下集好幾張都是高難度...(因為沒人做那些動作啊啊啊啊>_<)

拍故事以來真的覺得動作盒完全不夠用啊!Orz

每次想拍的很多場景都沒那動作讓我拍不下去... ...

別叫我去學...一學起來的話,我看別說是2014年底完結,2024都完結不了(汗很大)

 

下集灑糖喔!(雖然優緒爽不起來...b)

| Covenant With the Vampire | COM(2)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