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0 (Sun)

 

Covenant With the Vampire 39:疑惑

(封面看得出來是哪位吧?XD)



 

 

聽完尤恩的報告後,賽爾菲特始終沉默不語。

 

 

尤恩見狀,道:「閣下,若是讓人類得知"弓"的秘密,近而量產...

後果不堪設想,絕對不能讓這種事發生。」

 

 

「不用擔心,」沉默半响,他才回應道:「那是不可能會發生的事。」

 

 

「啊?」尤恩不解的望著他。

 

 

賽爾菲特抬起頭來,道:「"弓"是絕對不可能量產的。」

 

 

他頓了一頓,續道:「因為"材料"的關係。」

 

 

「"材料"?」

 

 

「... ...那是,人類的"罪"。」

 

 

「... ...」尤恩心中疑雲大起,有關那把弓的一切,

對人類、甚至是對那一族的人來說,也是至高的機密,

這也是為什麼千年以來,它一直是獨一無二的存在。

 

 

但是現在賽爾菲特的態度,似乎對它知之甚詳。

 

 

賽爾卻並不想繼續弓的話題,道:「紅蓮之城的封印被奪走了。」

 

 

「果然還是無法守住嗎...」尤恩嘆了一口氣,道:

「拉德利克一族的實力果然不容小覷。」

 

 

曾經與前任王爭奪王位的費比恩,擁有族內數一數二的實力,

兩家族間戰力本來就有一段差距;

而克洛弗特一族在兩百年前與狼族之戰中大傷元氣,要與之抗衡相當困難。

 

 

 

「被奪去的封印可以先不用理會,」賽爾菲特道:

「當務之急,是尋找奈瑟尼爾的繼承者。」

 

 

尤恩不解,問道:「可是閣下,您不是說弓是無法量產的,

那為什麼還要尋找那位繼承者?」

 

 

「... ...」賽爾道:「弓的持有者一定是那一族------奈瑟尼爾的繼承者,

那將會是拉德利克的目標----繼承人的血會是最佳的祭品。」

 

 

尤恩恍然大悟:「遵命。」

 

 

待尤恩離去後,賽爾菲特始終沉思著。

 

 

「"弓"...再度現身了嗎...」

他的思緒回到兩百多年前、那個人還未失去行蹤的時候。

 

 

「賽爾...去找那把"弓"吧!」顯少主動開口的王,突然這麼對他說著。

 

 

「陛下!?」

 

 

「找出那把弓,然後用它------」

 

 

「這一次----一定要把"奈瑟尼爾之弓"拿到手...」

 

 

「優緒,其實我...」希爾的話還沒說完,一聲悽厲的慘叫劃破天際。

 

「這聲音是!外公!」希爾大驚失色,毫不猶豫的往慘叫聲處跑過去。

 

「等等我啊!希爾!」也許是出自於對親人的關心,

平常文靜的希爾在這時發揮了火災現場的力量,讓優緒完全追不上他。

 

「呼、呼呼...」看著希爾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中,喘噓噓的優緒放棄追趕。

 

「現在...怎麼辦...」慘叫聲的來源處是她很少踏入的森林,

海斯爺爺一再告誡她,絕對不能進入森林,特別是在晚上。

 

就算膽子再大,畢竟只是11歲的小女孩,這時候她完全失去主意。

 

但是要她什麼事都不做、就在原地等希爾回來,她也辦不到。

 

對了...去找那個奇怪的幽靈哥!或許他知道些什麼也不一定!

 

(這部份劇情如果忘記的話,詳情請見:Covenant With the Vampire 34:安魂曲

 

 

 

「優緒!給我清醒點!!!!!!!!」

 

 

 

「咦!?」她張開眼睛,發現怒氣沖沖的艾比正站在她面前。

 

 

「艾...比?早啊...」頭還昏沉沉的她向艾比打招呼。

 

 

「不早了!笨蛋!!!」艾比抱怨:「就算是自習課妳也太明目張膽了吧!」

 

 

「啊?什麼???」她這才發現自己身在教室。

 

 

大概是因為晚上總是做著莫名其妙的夢、這陣子她睡眠不足,

上課的時候常常打瞌睡。

 

 

「剛剛那個夢... ...奇怪的大哥哥... ....?」

正當她好像想起什麼的時候,艾比的聲音把她拉回現實。

 

 

「真是受不了妳耶!這陣子該不會都去夜遊了吧!每天都打瞌睡!」

 

 

「才沒有呢!只是覺得睡不夠罷了。」

這奇怪的夢境她也想不出要從何解釋起,只好敷衍了事。

 

 

「算了算了!」艾比一付頭痛的樣子道:「真是!妳該不會是被傳染了吧!」

 

 

語畢,看向隔壁的艾特。

 

 

「別把我和那笨女人相提並論,」沒想到看似睡著的艾特卻開口回應:

「只是閉著眼睛休息罷了,和某個睡到發出酣聲的笨蛋不同!」

 

 

他這句話馬上挑起了優緒的怒火:「你才是笨蛋!

我才沒有發出鼾聲呢!」

 

 

「不止鼾聲,我看搞不好連口水都流出來了。」

 

 

 

「你!!!!!」被他激怒的優緒拍桌站起。

 

 

一看大戰即將爆發,艾比急忙找藉口開溜:

「上週借的書到期了,我今天非得去圖書館還書不可,byebye!」

 

 

說完她立即一溜焉的避開戰場。

 

 

「死艾特!」怒火被點燃的繼續已經全心投入戰場,完全沒去留意艾比,

她繼續開罵:「你才流口水!哼!!!」

 

 

艾特笑道:「之前某人好像說我上課專打瞌睡,

現在不曉得是誰整天上課睡到鼾聲連連啊~」

 

 

「所以我不是說我沒打鼾嗎!!!」優緒大怒:

「要不是最近晚上整天做那些莫名其妙的夢害我睡不好,

我才不會在上課中睡著呢!」

 

 

「...奇怪的夢...?」對於這句話,意外的他露出了罕見的反應。

 

 

「對啊!」優緒卻沒注意道:「總覺得好像

有夢到什麼很重要的事...但一睡醒她就什麼都記不起來。」

 

 

「... ...」

 

 

這才發現艾特的反應有點詭異,優緒問道:「有什麼不對嗎?」

 

 

「沒事,」艾特卻岔開了話題:「妳別忘記今天要到我家。」

 

 

「哼!又不是你哪會忘記啊!我對記憶可是很有自信呢!」

 

 

「...是這樣的嗎... ...」他以極小聲的聲音喃喃自語道。

 

 

「咦!?」

 

 

「沒什麼,等等校門口見。」

 

 

「... ...好奇怪的傢伙。」

 

 

 

 

 

 

CONTINUE...

 

============================= 幕後閒扯 =============================

 

OH!YA!終於生出來啦!

這章後半劇本拖延太久才寫好,前半到是很快就拍攝完成了~

(明明是因為有某兄樣的關係XDD)

 

這次出現了賽爾哥的年輕(爆)版~與之前回憶畫面不同,換了髮型;

想到之前某網友所說,兩百年來都是同一個髮型的話的確令人鬱悶呢!^^b

挑了很久才選定這髮型~用起來有比較嫩的感覺XDD

(其實也真的用整形衣架調整了些微部份臉型~)

賽爾哥的髮型很不好選啊...尤其又是兩百年前版本,

不能用太現代風的,又要合氣質的...光選髮就選了二十分鐘以上... ...b

城內也要稍微整修一下,因此為了這三張回憶畫面我多爆了兩小時的肝= =|||

王城太卡了,拍一個鏡頭要讀取好久Orz

 

第四十章劇本已經KO了,看起來應該不難拍...

只要我不要分心去做太多衣服的話(乾笑)


| Covenant With the Vampire | COM(6)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